墨水

慎关 千我 all千(原创攻) 1000 千芬 不定,取决于千哥,千哥软我就磕All,man我就磕其他

仙子的爱恨纠葛







稀稀疏疏的阳光透过笨重的暗色窗帘照在蒋慕的脸上,蒋少不耐地伸手遮了遮刺眼的光线,顺带将自己臂弯的人搂得更紧。蒋慕这会困劲倒是消了不少,索性打量起了怀里的人儿。

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带着诱人的美感,隐藏在刘海下的眉心痣,愈加朦胧,平时那双含着春水的眸子,此刻正隐在眼睑之下,微调的眼尾还烦着点红,蒋慕不禁回味起昨夜这人也是这幅样子,在他身下叫的千回百转,蚀人心骨。那人雪白的颈子还挂着几点红,像冬日的寒梅,跟他人一样,高贵又冷艳。

城郊有处园子不错,新栽了满园的梅花,蒋慕心里盘算着过冬去那过,带上他的小孩儿一起。

这会儿准是太阳升起来了,连窗帘也不怎么遮得住了,蒋慕正愁怎么让怀中的人多睡一会,那人儿就自动醒了,刚睁开的眼睛还氤氲着一层雾气,易烊千玺揉了揉眼睛,懵懂的样子,清纯又勾人。蒋慕暗骂了一声妖精,搂过易烊千玺的肩膀,张嘴就吻了上去。

待到一吻结束,易烊千玺早已被吻的意乱神迷,眼角还挂着绯红,诱人的不行,倒是看向蒋慕的眼神有些怨念,蒋少自知理亏,乖乖地低着头向易烊千玺认错。床上坐着的小妖精捂着嘴偷笑,没成想还是漏掉了笑声,蒋慕一听这笑声就知小孩没跟他生气,抬起头来,一把把易烊千玺搂进怀里,在那人儿的耳边低语着。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小孩的耳边,小孩痒得不行,笑着躲他,蒋慕还在不依不饶地缠着他,像易烊千玺原先养的那只暹罗猫。

“宝贝儿刚才在笑什么?”
“没什么了啦!只是觉得你一个黑白通吃的蒋家大少,低着头认错挺违和的。”
“反正只对你认错。”
“贫嘴。”
“只跟你贫。”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好久,蒋慕才想着要给小孩儿喂饭,小孩儿这段时间为了准备高考都瘦了。早餐不算丰盛,味道倒是不错,蒋慕为了照顾易烊千玺熬了些清淡的白粥,粥里放了几块冰糖,甜滋滋的,小孩儿馋嘴的紧,两腮塞的满满的,看起来像一只仓鼠。

早饭过后,蒋慕收拾收拾自己打算去公司了,小孩儿今儿格外的甜,低眉顺目地帮蒋慕打了领带,临出门时爽快地给了蒋慕一个吻,蒋少有些受宠若惊,小孩儿平时面儿薄的很,这种主动送吻的事还是第一次办,蒋少飘飘然的让司机接走了脸上还挂着笑,司机已经见怪不怪了,淡定的把蒋慕送到公司,公司小职员倒是夸张得很,脸上带笑的大BOSS可不常见,员工们就跟见了鬼似的。

到不是说蒋慕笑起来不好看,相反,蒋慕长相很吸引人,只是平时不苟言笑罢了。蒋慕个高,气势够盛,平时除了工作也不怎么说话,那点该有的人类感情全给了易烊千玺。

蒋慕这会儿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一通电话倒是让他缓过神来。

来电显示——宝贝儿。蒋慕笑开了。

“喂,宝贝儿,想我了?”
“蒋少,你的小美人在我这。”
“高崎,我劝你不要动他。”蒋慕的眼神渐渐冷了起来。
“见一面吧,蒋少亲自把人带回去,嗯?”
“你最好不要玩阴的。”
“我高某人说话算话,行吧,蒋少那咱们就城南仓库见?”

蒋慕拿着电话的手已经握成了拳,手机似乎都被攥的裂开,可见男人此刻有多生气。

“顾辰,把炸药给我带上,他只要动千玺一下,给我把他老窝炸平。”语若惊雷。

城南的老仓库有些年头了,斑驳的铁锈到处都是,蒋慕扯了扯嘴角。

这地方选的可真好。

……



























先存个小片段,有时间续写
被及肩发仙子炸出来
呜呜呜,太美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