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慎关 千我 all千(原创攻) 1000 千芬 不定,取决于千哥,千哥软我就磕All,man我就磕其他

岁月无情,但情有你


因为Jackson引发的误会
逃不开的霸道总裁
刷一波520

————

“说忘记的人,往往还是记得的。”

01.
报纸上黑色的大字,刺痛了易烊千玺的眼睛。

鬼才设计师尤溪昨日携伴侣尹柯回国。
文章花了大篇幅来报道尤溪在国外的艺术成就,只是在末尾提了一两段关于两人的关系,随后附上一张,尹柯摸着尤溪的头笑的宠溺的照片。

我呢?这五年你把我当什么?易烊千玺心口闷的发疼。

沈泽敲了好长时间的门,他的BOSS才应声。进门才发现这位平时遇大事也波澜不惊的BOSS居然红了眼眶,沈泽瞥了瞥眼,目光被易烊千玺刚刚放下的那份报纸吸引,心下了然。

“阿泽,去查查尹柯。”
“是。”沈泽不敢直视易烊千玺猩红的眸子,这样的易烊千玺他只见过一次,五年前尤溪不辞而别,易烊千玺也是这样红着眸子。

夜晚的城市,灯红酒绿,全然不似白天那样,枯燥无味。

尹柯无奈地看着毫无形象坐在沙发上吃着爆米花的尤溪,忍不住开口,“溪溪,后悔吗?”被提问的人慢慢正起身子,拍了拍粘腻的双手,说,“从五年前到现在,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后悔过,包括离开他。”

尤溪的语气太过坚定,尹柯很明智地没有再接下去,选择在心里碎碎念。

窗外的霓虹灯似乎对尤溪有很大的吸引力,斑斓的光线透过落地窗,在窗前交相辉映,很梦幻,一点也不真实,跟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一样。

尤溪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尹柯像捧着宝贝一样捧着手机,对着手机屏幕笑的一脸宠溺。不用想,尤溪都知道他这个“表里不一”“道貌岸然”的大表哥正在跟自己的亲亲小女友视频。

鄙视你个大垃圾。

尤溪回国的第三日,被应邀去做一期杂志专访,去的时候很顺利,回来的时候不尽人意。

她遇见易烊千玺了,她单方面宣布的前男友。易烊千玺比五年前更成熟了,脸上的棱角也越来越硬朗了。尤溪设想过无数种跟易烊千玺遇见的时候,她每时每刻都告诉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真正遇见了,她又怂了,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已经放下这个男人了。

可是尤溪选择性的忽略了,她跟易烊千玺都是念旧的人。因为重要,所以总忍不住去回忆,久而久之,就成了念旧,那么也就忘不掉,放不下了。

两人尴尬地面对面站着,易烊千玺首先打破尴尬,他没说话,只是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片口香糖,递给尤溪。尤溪伸手接过,同样沉默地撕开包装纸,慢慢放进嘴里。

“薄荷太辣了,我不喜欢。”尤溪只说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02.
两人高一相遇,暗生情愫,双向暗恋;高二同班同桌,关系突飞猛进;高三在一起,你情我愿。

高三那年,尤溪天天给易烊千玺买一包绿箭,易烊千玺那段时间每天都是薄荷味的。

记不清到底是谁先表的白了。尤溪问易烊千玺,“你喜欢薄荷吗?”
易烊千玺说,“薄荷太辣了,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尤溪脸红了,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反倒是易烊千玺眉眼含笑地问尤溪,“你为什么每天都送我绿箭呢?”
“因为一‘箭’倾心啊!”

易烊千玺回忆着突然就笑了,高中时代的尤溪很活泼,小姑娘似乎总有用不完的活力,所以总是说个不停,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她烦,反而还觉得她很可爱。

沈泽走进没有关门的总裁办公室。易烊千玺的嘴角还挂着两颗梨涡。

“易总,尹柯的资料。”
“嗯。”
沈泽看见易烊千玺翻开资料那一霎,嘴角上升的弧度。

四月底,小天王Jackson在B市有场演唱会,尤溪让助理帮忙订了一张票。

演唱会开始了。
尤溪旁边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活泼可爱,像曾经的她。小姑娘自来熟地跟尤溪聊了起来,她说,“姐姐,你为什么喜欢Jackson呢?”尤溪沉默了,小姑娘很有眼力见,见尤溪不打算回答,认认真真看起表演来。

尤溪看着舞台上的人,渐渐跟易烊千玺的模样、身影重合,她不是喜欢Jackson,只是觉得他跟易烊千玺有点像。

整场演唱会尤溪浑浑噩噩的,没怎么看,她等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才走了出去。

路旁,黑色跑车中的男人的眼神紧紧跟随着尤溪的背影。

“大表哥,有水没,渴死我了……前边的是不是我嫂嫂啊!”来人满头大汗。
“Jackson闭嘴,你再出一声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Jackson默默抬头看着前方的大堆粉丝,很识相的闭了嘴,他大表哥可不是说着玩的。



03.
五月初,刘家老夫人寿宴。

易烊千玺应邀。
沈泽诧异,这位爷平时可是能推则推啊,怎么这回这么积极?

后来他知道了。

尤溪也去了。
易烊千玺看着尤溪挽着尹柯的胳膊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尹柯察觉到易烊千玺的目光,毫不在意,甚至冲着易烊千玺扬起了嘴角。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易烊千玺胜券在握。

宴会中途,尹柯离开了,易烊千玺没去找尤溪,他吩咐沈泽看好尤溪,自己则去找了尹柯。不出所料,尹柯和一个女孩在后花园吻得难舍难分。“尹先生好兴致。”尹柯对于兀现的声音并不感到意外,倒是整了整衣领,给怀里的女孩理了理头发,开口“小易总果真是聪明人,说说吧,找我什么事呢?”

“尹先生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什么都瞒不过你啊,小易总。”尹柯挑挑眉,“我能帮你什么吗?”
“我想知道溪溪当年为什么离开。”
“抱歉,这个……我不知道。”

易烊千玺烦躁地揉着眉心,他不知道当年两人明明那么恩爱,为什么等他出完差回来一切就都变了呢?

出差。等等,出差?易烊千玺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阿泽,帮我查查五年前溪溪离开前,我那次出差期间发生了什么?”

尤溪顺着运河走了回去,烦闷的酒气被风吹散了些。今天宴会上的易烊千玺格外好看,向从画里走出来的人,黑色的西装服帖地在那人身上,气质出尘。天知道那些女人围在他身边的时候,自己嫉妒的发狂,可是自己已经离开他了。想到这不禁抖了抖,这天好像有些冷呢。

突然,一件还带着温度的西装披在了尤溪肩上,是易烊千玺,还是清爽的味道,尤溪鼻子一酸,红了眼眶。夜晚光线有些暗,易烊千玺没注意尤溪的异样,“溪溪,愿意陪我走走吗?”“对不起,我有尹……”“尹柯对吗?溪溪你还想骗我吗?在刘家的时候,我们聊过。”

“他说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溪溪,我不知道当年你为什么不辞而别,现在我想重新追你,别拒绝好不好?”许是男人的语气太过温柔,尤溪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你是被易烊千玺送回家的,尹柯如是说,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在易烊千玺怀里睡得跟个死猪一样,被人家抱着进了家门,啧啧。尤溪突然想起易烊千玺昨晚说要重新追她,其实自己也很期待不是吗?这一辈子,只栽在了易烊千玺身上。



04.
尤溪最近不敢去公司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易烊千玺这么张扬。

男人早上会送尤溪上班,在公司门口,明目张胆地给她一个吻。
中午的时候,会接她一起去吃午饭,在餐厅喂她。
晚上的时候,送尤溪回家,然后在尹柯的面前,肆无忌惮地来一个离别吻。

在公司同事和尹柯的第十一次投诉,第二十八次控诉下,尤溪终于决定找易烊千玺谈谈。

尤溪去易氏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在开会,台前小职员谨遵BOSS教诲,殷殷勤勤地把尤溪迎进了总裁办公室。尤溪等的时间有些长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易烊千玺进来就看见这样一幅画面,他的宝宝缩在沙发的一侧,睡颜乖巧,易烊千玺没忍住,亲了上去,尤溪睡眠极浅,易烊千玺这一吻,她就醒了,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尤溪红了脸。易烊千玺倒是没觉得什么,把尤溪揽在怀里,坐在沙放上闭目养神。两人就这么静悄悄的坐着,画面温馨美好。

无聊的Jackson又来他大表哥公司玩。一老远就看见沈泽僵在总裁办公室门前一动不动,心下疑惑,拍了拍沈泽的肩,“沈哥,怎么不进去?”
“尤小姐在里面。”“我嫂子来了啊。”男孩托着腮若有所思,“沈哥,你手上拿的什么啊?”
“易总让我查的资料。”“方便我看吗?”“可以。”

办公室里,两人还在坐着,易烊千玺闭着眼,似是在呓语,又似是在问尤溪。他说,“溪溪,能不能告诉我你五年前走的原因?”说完,易烊千玺睁开了眼。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尤溪先挪开了眼。

“五年前,你很我说你去H市出差,可是呢?你在一家咖啡厅跟一个女生暧昧的喝着咖啡,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骗我,如果你不爱我了,你可以告诉我,我会离开,可我受不了,你瞒着我在背地里搞小动作。”
“等等,溪溪,我确实去H市出差了,根本没跟女生喝过咖啡。”
“易烊千玺,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吗?”
“溪溪,你好好想想,如果我不爱你,现在又怎么会重新追你?”

站在门外听墙根的Jackson突然有些慌,当初那些差多忘干的记忆又冒了出来,他颤颤嗦嗦地推开门,等着一会被他的大表哥打死吧!

“哥,嫂子我有一些事跟你们坦白,首先嫂子你回答我两个问题。我跟大表哥长得像吗?”
尤溪点头。“嫂子你五年前去的那家咖啡厅是不是‘远方‘?”尤溪点头。“我现在已经确定了。”“确定什么?”“嫂子,你误会我哥了,实际上你看见的是我。”

Jackson的这一句话,像一颗炸弹一样在尤溪面前突然炸开,自己居然自以为是的误会了易烊千玺五年,多可笑啊?易烊千玺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这么多年的误会居然是因为这个臭小子。

“Jackson,明天你去整容吧!”
“大表哥,我错了,嫂子你快管管我哥!”Jackson尖叫着跑远了。

尤溪想象着的暴风骤雨没有到来,倒是被易烊千玺搂进怀里,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尤溪颈间,“溪溪,是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勇气,所以,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好不好。”
“好。”



——EH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