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慎关 千我 all千(原创攻) 1000 千芬 不定,取决于千哥,千哥软我就磕All,man我就磕其他

二十八

姐弟恋
流氓和腹黑的爱情故事
年龄差预警,慎入
其实不是很大,也就两岁

————

01.

“小弟弟,姐姐想包养你。”

“如果你再年轻几岁,或许我会考虑考虑,这位……阿姨?”



斯琦在情场上一路顺风顺水,没想到在她二十岁这年遇见了她人生第一个坎,还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

斯家是典型的书香世家,可是斯父斯母是怎么也没料想到,到了斯琦这一辈,怎么就成了“女流氓”。要说斯琦也不是什么干尽坏事的人,成绩也是名列前茅,就是“爱玩”,通俗一点讲——喜欢调戏长的好看的男孩子,用斯琦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谁还没有一颗向往美好事物的心嘛!”

踏着四月的尾巴,斯琦照例约了管然去酒吧。

“二十八,上次跟你来的那个小帅哥呢?”
“你可别提了,那小子有女朋友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啧啧,我们二十八的魅力是有多大啊!”
“我可去你的吧!”
“敢不敢跟我玩个游戏。”斯琦看着管然明显晃着精光的眼,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敢。”
“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先别急着拒绝,你先看看。”斯琦顺着管然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帅哥。

“怎么玩?”
“意志不坚定啊,斯琦。”
“嗤,没有帅哥重要。”
“那好吧”,管然正了正身子,继续,“跟他说你要保养他。”
斯琦感觉自己离被爸妈批斗的日子不远了。

斯琦在管然的眼神鼓励下一步一步靠近刚才那个看起来还没成年小帅哥,伸手拍了拍小帅哥的肩膀,那人一转身斯琦就怔住了。

妈妈呀,这是什么神级美颜呐!我好像有了心动的感觉,嘤嘤嘤,姐姐好想嫁给你。

以上,是斯琦的心里活动,看着小帅哥带着疑问的眼尾,斯琦花痴之余,不忘重任。露出一个自以为很迷人的笑,斯琦开口,“小弟弟,姐姐想包养你。”

“如果你再年轻几岁,或许我会考虑考虑,这位……阿姨?”带着疑问语气的“阿姨”格外扎心。

斯琦气的在原地颤抖,你全家都是阿姨。

02.

“我这人就喜欢死磕,再硬的钉子,我也要他变弯。”



斯琦看着对面笑成智障管然,愤怒地捏爆手中的易拉罐,“砰”地一声,管然被吓得抖了抖,似笑非笑的表情僵在脸上,有点滑稽。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不懂礼貌吗?张口就是阿姨,会不会说话,他是眼瞎还是怎么着?”
“其实我觉得人孩子说的没毛病。”
“管然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是觉得这孩子欠教育。”一本正经说瞎话。
“我决定了,我要拿下他,我京城二十八还没有拿不下的人呢!”
“他成年了吗?”
“……”

斯琦不是一个有困难就退缩的人,反而,她很多时候都在迎难而上,尤其是在感情这方面。

“黑土,帮我差个人。”
“斯琦小姐,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姓墨,不是你口中的黑土,还有,我不是查户口的……”
“我表妹她好像要出国散心啊!”
“说吧,你要查谁。”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你让我查个球哦?
“我有他照片可以吗?”
“可以。”
“等你的消息哦!”

一转眼的时间,已经踏进了五月,斯琦坐在沙发上看着墨舟子发来的资料。
“易烊千玺,出生于2000.11.28,现就读于Z市一中,父亲易忠青是世贸的董事长,母亲赵璐是Z市大学教授……这小子背景很强大啊,话说他母亲的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唉,算了不管了,这小子还差几个月才成年啊,我算不算猥琐未成年啊?”

可以说斯琦是一个行动力非常强的人,一旦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比如说,翘了课去一中学校门口堵人。

“诶,同学你好,我问一下,你认识易烊千玺吗?”斯琦认为盲堵的可能性小一些,所以随便找了一个很帅的男同学来打听。
“认识,你找老易什么事?”男孩看起来很警惕,据斯琦分析来看,他跟易烊千玺交情应该不浅。
斯琦刚想说,“我是来找他谈恋爱的”就被男孩打断,“姐姐可以等一下吗?我接下电话。”
斯琦点点头,这个男孩很有礼貌,至少跟易烊千玺不一样,开口就叫人家“阿姨”。

男孩微微侧过身子,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斯琦的耳朵里,“老易,你在哪呢?咱们校门口有一个怪阿姨在打听你……对对对……嗯好。”好你个头啊,怎么着了就“阿姨”啊,刚才还知道叫姐姐呢!斯琦愤怒地冒烟。

正想着,易烊千玺踏风而来,少年迎着光,琥珀色的眼眸格外吸引人,斯琦看见易烊千玺正一步步向她这边走来,慌乱地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丝,就像春心萌动的少女等候归来的心上人。

易烊千玺接下来的话,让斯琦气的大吼。
他说,“阿姨,你回家刷刷牙吧,毕竟韭菜叶可不像碧玉好看。”斯琦一激灵,满脸通红地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一照,嘿,臭小子骗我,一抬头,易烊千玺已经走远。
“我可去你的吧!你给我记住了,我这人就喜欢死磕,再硬的钉子,我也要它变弯,所以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

已经走远少年笑的灿烂,这个阿姨怎么这么蠢啊!

03.

“不认识。”

“可是我认识姐姐,见过两次面呢!”


自从那天从一中回来,斯琦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去找过易烊千玺了,不是她放弃了,而是她没时间,斯琦在帮学校一位的教授整理资料,整天忙的昏天黑地的,连好好睡一觉的时间都很少。

教授见斯琦这几天幸苦了,就邀请斯琦去她家里吃顿饭,斯琦盛情难却,跟着教授回了家,教授这一路上跟斯琦说了好多,比如他有一个上高三的儿子。教授人很好,一进门让斯琦在客厅休息,她下厨,让斯琦尝尝她的手艺,又招呼楼上的儿子,“Jackson下来招呼客人。”

斯琦一边暗自感叹教授一家时髦,一边回忆这自己是不是从哪看到过这个名字。还不等斯琦回忆起,名字的主人就出现了。

斯琦和易烊千玺尴尬的站着,此时也就什么都捋清了。

赵璐女士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儿子和学生尴尬地站着,于是问,“斯琦,Jackson怎么了?”
“没什么教授,我就是见到令子有些惊讶。”
“你们认识?”

“不认识。”
“可是我认识姐姐,见过两次面呢!”
斯琦咬牙切齿给易烊千玺使眼色,你不怕你妈知道你去酒吧吗?易烊千玺回以口型“无所畏惧”。

大佬,惹不起。

还好赵璐女士没有深问,斯琦觉得自己真是福大命大,要是让赵璐女士知道了自己调戏她的儿子,还不骂死自己。

04.

“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

“以身相许,行吗?”


虽说斯琦厚脸皮,但看见赵璐的时候还是会尴尬,毕竟调戏了人家儿子。

这天,斯琦学校工作做完有些晚了,又突然想起跟管然有约,只好就着月光,往地方赶。没想到碰上点麻烦。

斯琦被一帮杀马特堵在了小巷子。

为首的是一染着奶奶灰的油腻胖子,猥琐的眼神盯的斯琦想吐,“我说哥们,你出来堵人能不能先洗个澡,你油腻腻的是要闹哪样,你还没猥琐我呢,我先被你恶心死了,难不成你有那种习惯?”

胖子一听不乐意了,旁边小跟班一看老大生气了,冲着斯琦吼,“你算个什么玩意,敢嫌弃我们老大,我们老大找你可是抬举你,你一个无名小卒,还怕污了我们‘京城一枝花’的眼呢!”

斯琦彻底被恶心坏了,“你问我是个什么玩意,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呢?你刚混多久你就出来耍横啊,我京城二十八谁不知道我啊!就你还京城一枝花,谁给你的自信啊,你是没看见过真绝色,人家那不比你强,你也就赢在占地面积了。”

胖子彻底怒了,招呼着一众小弟要揍斯琦,斯琦一看慌了,自己嘴毒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正算计着自己以一敌众能坚持多久,就被扔过来棍子砸中了脚腕,“卧槽,死胖子我可去你丫的。”

“斯琦?”是易烊千玺。
“是我,易烊千玺快救我,他们要打我。”姐姐的小天使。

“嘿,小子,识相点的话,走远点,要不连你一起打。”
“那你打吧。”
“……”这话让我们怎么接。
“打啊,怎么不打啊,你们不打,人我可要带走了。真不打啊?那好吧,来,阿姨,我背你。”
“你小子想得美,这样吧,我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你只要打的过我兄弟,我就让你们走。”

“好。”
“唉,易烊……”斯琦拽了拽易烊千玺的袖子,易烊千玺回以斯琦一个放心的眼神。
“来吧。”

五分钟后,斯琦看着满地躺着的杀马特目瞪口呆,“易,易烊千玺,你练过啊?”
“无师自通。”说完挑了挑眉,“上来,我背你。”

突如其来的男友力是怎么肥死,你还没成年啊,崽崽。斯琦被易烊千玺撩的晕头转向。

“你住哪?”
“前面那个小区。”

斯琦趴在易烊千玺的背上,感觉异常安心,不知不觉睡着了,易烊千玺感到耳后湿热的呼吸,嘴角不自觉上扬。

“姐姐,醒醒。”
“唔……”斯琦勉强睁开眼睛,“这是我家?”“不是你家,难道是我家?”许是看见斯琦疑问的眼神,易烊千玺又补了一句“我,我问的警卫。”
斯琦隐约间好像看见易烊千玺耳根红了。

“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报答我?”
“以身相许,行吗?”
”凑活吧!”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先走了,明天我来看你。”
斯琦挥挥手。

“我觉得易烊千玺可能是对我有意思。”
“嗯。”他一直对你有意思。
“他居然没怼我。”
“嗯。”他怎么舍得。
“管然,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被人套路了,你还蒙在鼓里。
“……”

05.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学弟。”

“嗯,我是她男朋友。”


易烊千玺还有半个月高考了,斯琦跟他开玩笑,“要不你考我的学校吧,姐姐罩着你,再说了,姐姐的学校也不错。”

事实证明,易烊千玺真的听了斯琦的话,斯琦真是佩服,易烊千玺是怎么瞒了一个暑假,不带露馅的。

斯琦带着易烊千玺逛遍了Z大的校园,最后拉着易烊千玺介绍给自己的朋友。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学弟。”
“嗯,我是她男朋友。”
“……烧死你们俩”朋友们默默举起了火把。

斯琦吐了吐舌头,环上易烊千玺的胳膊。

06.

“你什么时候对我动的心啊?”

“小时候,你那次亲我的时候。”




斯琦无聊的靠在易烊千玺身上,问,“你什么时候对我动的心啊?”
“小时候,你那次亲我的时候。”
“小时候?”
“在蛋糕店门口,我的奶油蛋糕掉了,你过来亲我,我还记得你那时候说了什么。”
“我说的什么啊?”
“你说‘弟弟别哭哦,姐姐给你买好多蛋糕,所以弟弟不能再哭了。’结果,我等了好长时间,你也没给我买。”
“现在买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话说回来,你从小就喜欢乱撩,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能对着除了我以外的男人乱撩,你是我们老易家的人。”
“我好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啊。”
“我现在什么样子啊?”
“像一只小豹子,一只护食的小豹子。”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嗯,一直。”

——END
唉,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烂。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