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希子

(墨水) 团饭别关注我 ,本人千唯,谢谢合作

难全

慎入,语言不通系列
耐心看完

将军烊×少爷千
古风架空

————————

*00.
被血浸红之甲,是汝忠于国之司,为君难两全之悲。*




千视角
*01.
我等久之,昼夜视之寄我之书,至已泛黄折皱纸,其犹未归。



我每日坐于亭下,盼,伏念着,思,但见他一面即愈。



那日,大雨,雷声震得我心痛,愈耐不住性,思欲见之。于是,我瞒着父,领了一匹马,欲冒雨往见之,我不怕难,不惮辛苦,恐复见其。



路至半时,吾冥然绝,合眼片刻,意者犹之。



你等我罢,我来寻汝。



等我醒时,娘亲当坐,一面之上,悲,父在室无夫而步,见我觉但叹曾怒不发,但气里将了几分愁,想此时但觉所举,伤了二老之心罢,而后知……嗟乎,他终是不信,归来访我。



霖雨数日,父把我关在其室,我心益苦,总以父为何事瞒着我,每问之,父常躲闪着不肯见我。



因,当告之,汝且云罢。



*02.
其归则日,亦大霖雨,父使人唤我去前,那小厮见我时瑟瑟地低头,我出声问,父亲唤我何事?其不言梧,吾敛之声,厉声问之。



其曰,易将归矣。



闻之,我喜不以,然则略之对时杂之鼻音吏。



吾趋穿前廊,越近前,益心慌。前未同往般,家僮低头候着,但多数声啜泣,父与母立于彼,母时执巾拂眼,父亦红了眼眶。



我昏地往,朝,然于心。



其归也,但无生见我。



颤揭矣堂中央之布,心抑不住的痛。阖目之人,犹之俊英状,口角涸之血得其人之唇、面庞惨白。



*03.
后来,但觉是绝,梦中易烊如昔般柔。其抚我之眉,柔声曰



——千儿,正是你我终场试,待我归来,则无可当吾者矣。



——千儿,若我此去,不离汝去,汝勿耗在我身上。



——千儿,勿啼。



——千儿……忘了我罢……



汝,叫我如何忘了你……




*04.
是夜,父来寻我。



易烊幼便无养,易老将军生同父如兄弟,父亲请了圣旨便把易烊接到了千家。



时又,易烊初至相府,斤斤焉极,饥而不语,受屈不言。幸得母觉之易烊之,终日牵游,顾其日融了相府,心乃亦生数份兴。



有日,我躲在假山后看他练功夫,终是寒门,招一式都融了门之血性与气,睹其神,不觉叹。



此声被他听去,谓上其目,我从山后挪矣。



—易兄又一人从此间,久皆无陪臣矣。
——千儿莫要耍性,先生遗汝之功而皆毕矣。
——我不耍性,课亦皆讫,但闲之慌,不然子教寡人备罢。
——你也,不善读书罢,此手所执笔者,岂可舞刀弄枪。



言讫,点其鼻尖。



世日久生情,日过之矣,竟分不清谁先动了情。



有一女林丞,倾于易烊,终日来千府求易烊。我笑,女家不知羞,面上虽是看得女此,心之味不堪之。



不欲以其让人。



那日林家小姐又来求易烊,我一时不忍,冲之语重话,林家小姐且去着泪花,且言。



——你只恃宠子,可无论如何汝惟其弟,只是他弟,等日后之有妻,能如此宠着汝乎?



真的徒弟?



后林家小姐言,我不识,只记得,易烊来了……
其曰——我即宠之,欲与他过一生者其宠之。
林家小姐气的哭去,只留居愣住之我与一面柔与患者易烊。
——你适才之言,敬之哉?
小心地开,恐其在骗我。
——然。
——生久,女真之愿陪我乎?
——幸甚,吾之千儿。



*05.
元初八年,边常有邻国来。



那日,父下了朝,攒眉以易烊令去斋,我悄悄从去。



帝欲易烊帅师讨。而又何则简,是易将军累功,终是功高过主,帝岂甘心,又不可直杀之,乃使易将去边,动其手足。易将军宿又岂看不出,但君使臣死,臣不得不死。且其死不亦全矣易家忠名。



今易烊之处又何易将军何。
——我不。易烊汝未可往,皇上……
——千儿,当归之,你放心。
其抚我眉心那颗痣,彼则智者又岂不知上意。



易烊终是领了命,上封——竭衷将。
竭忠,竭于忠;结终,结于终。
其临其日,眉间俱柔,口角之梨窝漾着蜜中,我不觉亲去,是甘之。
其奈之笑,问我——犹亲乎?



我说——等你还使君亲一足。
其曰——好。
其徐举手,而释……
——千儿,我以行矣,汝善视其
——好……易哥哥……



*06.
其夜,父行之晚,我坐在窗边盯那书呆着。



则易烊贻我之……



吾爱,千儿
忠与爱难全,终是负了卿。
那日,我欲抚抚汝头,而吾不敢,吾惧吾不忍去……
你曾问我安忠,何又是爱?
顺之,弼之,警之乃忠;依之,宠之,由之乃爱。
下一世便依你,宠尔,由你……



好……下一世卿来依我,宠臣,由我……
我待汝,你快些不好……



葬易烊那日,万里无云,如其临行那日……我若复见于树下功之易烊,冲笑吾之易烊,为我发之易烊,然其后亦反矣…



*07.
离于有日,久之我都记不太清矣,皇上赐婚,以林家小姐许我,但觉可笑,造化弄人。



大婚之日,我多饮了酒,恍惚似所见之易烊,其曰——你善之。



我踉跄地入婚房,执壶而口灌,林家小姐拦住我,其曰——负。



吾晃了晃神,问之何。



其云——若非初负气告诉林丞,林丞不往圣之应手,或易烊乃无“死为国”。



我一时没了言,林家小姐坐在地上低欷而。



怪她?怪她心能堪哉?无怪乎。不。其实只,虽无林家女是档子事,上亦不存此命易烊。



——你,走罢……
吾扬之扬手,赶了林家小姐。



*08.
时,我醉昔。



梦中,易烊口角衔笑,或因其言——千儿,你好好的……



我,好好的,你快还我不好,不好……



流年方驰,转瞬间已发如瀑。




那晚,我把那封易烊贻我之书,睡了昔日。



易烊来接我矣,此非梦矣。



——千儿,我回家也。
——好,我归……




















































00.
被鲜血浸红的铠甲,于你是忠于国家之热忱,难以两全之悲。



千视角
01.
我等了他好久,日夜翻看着他寄给我的书信,直到信纸已经泛黄折皱,他还是没有回来。



我每日坐于亭下,盼着,念着,想着,只要能见他一面就好。



那日,大雨滂沱,雷声震得我心痛,愈发耐不住性子,想要见他。于是,我瞒着父亲,领了一匹马,想要冒着雨去见他,我不怕难,不怕苦,只怕再也见不着他。



路赶到一半时,我昏昏沉沉地晕了过去,合上眼那一刻,心里想的还是他。



你等等我罢,我来找你。



等我醒来时,娘亲正在我旁边坐着,一脸的无奈,悲伤,父亲在屋里踱着步子,见我醒来只是叹着气竟连脾气也没发,只是语气里平添了几分悲愁,想来那时只是觉得自己所举,伤了二老的心罢,可后来才得知……唉,他终是没有信守承诺,回来找我。



大雨连下了几日,父亲把我关在了屋里,我的心里愈发难受,总觉得父亲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每次问他,父亲总是躲闪着不肯看我。



说着,会告诉你的,你且,等等罢。



02.
他归来那日,也是大雨连绵,父亲叫人唤我去前厅,那小厮见我时瑟瑟地低着头,我出声问他,父亲唤我何事?他支支吾吾不肯吱声,我敛了声色,厉声问他。



他答,易将军回来了。



闻之,我欢喜不以,自然就略了小厮回答时混杂的鼻音。



我快步穿过前廊,越靠近前厅,愈发心慌。前厅还同往日般,家仆低着头候着,只是多了几声啜泣,父亲同母亲站在那,母亲时不时拿着帕子拂眼,父亲也红了眼眶。



我昏沉地走了过去,刹时,了然于心。



他回来了,只是没有活着见我。



颤抖着揭开了厅堂中央的白布,心抑制不住的疼了起来。阖着眼的人,模样还是那样俊俏英挺,嘴角干涸的血迹应得那人的唇、脸庞惨白。



03.
后来,我只觉是昏了过去,梦中易烊如同往日般温柔。他抚着我的眉心,柔声说



——千儿,此行是你我最后一场考验,待我归来,便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的了。



——千儿,若是我此去,不慎离你而去,你切莫耗在我身上。



——千儿,别哭……



——千儿……忘了我罢……



你,叫我如何忘得了你……



04.
是夜,父亲来找我。



易烊自幼便无人照料,易老将军生前同父亲亲如兄弟,父亲请了圣旨便把易烊接到了千家。



彼时,易烊刚来到相府,拘谨得很,饿了不说,受了委屈也不言。幸得母亲察觉了易烊的想法,整日拉着到处游玩,瞧着他日益融进了相府,心里竟也生了几份兴味。



有日,我躲在假山后面看他练功,到底是出身将门,一招一式都融进了将门的血性与气势,看得出了神,不由得叹息。



这点声响被他听了去,对上他的眼睛,我从假山后面挪了出来。



——易哥哥又一人从这练功,好久都没陪我了。
——千儿莫要耍性子,先生留给你的功课可都做完了。
——我没耍性子,功课也都做完了,只是闲的慌,要不你教我练功罢。
——你呀,还是好好读书罢,你这手是要拿笔的,怎可舞刀弄枪。
说罢,点了点我的鼻尖。



世说日久生情,日子过的多了,竟也分不清谁先动了情。



林丞有一女,倾心于易烊,整日来千府找易烊。我笑她,女孩子家家不知羞,面上虽是瞧不得女孩这样,心里的滋味却是不好受的。



不想把他让给别人。



那日林家小姐又来找易烊,我一时没忍住,冲她说了几句重话,小姑娘一边掉着泪花,一边说着话。



——你只不过仗着他宠你,可不管怎样你只是他弟弟,只能是他弟弟,等日后他有了妻子,还能像现在这样宠着你吗?



真的只是弟弟吗?



后来林家小姐再说什么,我都没记住,只记得,易烊来了……
他说——我就是宠他,想要跟他过一生的那种宠他。



林家小姐气的哭着跑了,只留下呆愣住的我和一脸温柔与担心的易烊。



——你刚才的话是认真的吗?
我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他在骗我。
——当然。
——一生很长,你真的愿意陪我吗?
——荣幸之至,我的千儿。



05.
元初十八年,边境常有邻国来犯。



那日,父亲下了朝,皱着眉把易烊叫去了书房,我悄悄跟了去。



皇帝要易烊领兵平乱。可又怎会那么简单,当年易将军战功累累,终是功高过主,皇帝岂会甘心,又不可直接杀之,只得让易将军领兵去了边境,动了些手脚。易将军久经沙场又怎会看不出来,只是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况且这样死了至少也保住了易家忠名。



今日易烊的处境又何易将军有何不同。



——我不准。易烊你不能去,皇上……
——千儿,我会回来的,你放心。
他抚着我眉心那颗痣,他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会不懂皇上的心思。



易烊终是领了命,皇上封他为——竭衷将军。



竭忠,竭于忠;结终,结于终。



他临行那日,眉间尽是温柔,嘴角的梨窝漾着蜜一般,我不觉亲了上去,是甜的。
他无奈的笑笑,问我——还亲吗?



我说——等你回来让你亲个够。



他说——好。
他缓缓抬起手,却又放下……



——千儿,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好……易哥哥……




06.
那天夜里,父亲走的很晚,我坐在窗边盯着那封信呆着……



那是易烊留给我的……



吾爱,千玺
忠与爱难以两全,终是负了你。
那日,我想抚抚你的头,可我不敢,我怕我不舍得走……
你曾问我什么是忠,什么又是爱?
顺之,弼之,警之乃忠;依之,宠之,由之乃爱。
下一世我定依你,宠你,由你……



好……下一世你来依我,宠我,由我……
我等你,你快些好不好……



安葬易烊那日,万里无云,如他临行那日……我仿佛又看见在树下练功的易烊,冲我笑的易烊,替我出头的易烊,可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07.
离了有些日子,久的我都记不太清了,皇上赐婚,把林家小姐许给我,我只觉可笑,造化弄人。



大婚那日,我喝了好多酒,隐约间似是看到了易烊,他说——你好好的。



我踉跄地闯进婚房,拿起酒壶就往嘴里灌,林家小姐拦住我,她说——对不起。



我晃了晃神,问她为何。



她说——如果不是当初负气向林丞告状,林丞不去圣上那里吹风,兴许易烊就不会“为国献身”。



我一时没了言语,林家小姐跪坐在地上低声抽噎着。



怪她吗?怪她心里会好受些吗?不怪。不会。说到底,就算没有林家小姐这档子事,皇上也不会留着易烊这条命。



——你,走罢……
我扬了扬手,赶了林家小姐。



08.
不时,我醉了过去。



梦中,易烊嘴角噙着笑,还是说着那句话——千儿,你好好的……



我,好好的,你快回来找我好不好,好不好……



流年飞逝,转眼间我已白发如瀑。



那晚,我握着那封易烊留给我的书信,睡了过去。



易烊来接我了,这回不是梦了。



——千儿,我们回家了。
——好,我们回家……





————THE END
非常对不住我们易烊小哥哥

注*翻译源于百度转换器(看完懵逼系列)
*为编造
有bug,逻辑混乱
勿喷之,谢谢合作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