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

慎关 千我 all千(原创攻) 1000 千芬 不定

可以趁虚而入吗【上】(小妈梗 BG)

★我爱芬芬
★不要上升易烊千玺本烊
★慎入

01.
陆修远收到他爸的请柬时,还在国外潇洒快活,流连花丛的陆少显然没想到远在国内的父亲在自己出国这三个月里给自己找了个后妈。

说起来挺不屑的,都六旬的老头了,居然还有精力搞一些年轻人的“游戏”,也不知道是所谓的与时俱进,还是生活颓靡,不管是何原因,两者都够讽刺的,更何况,这是他爸的“第一位”妻子。

陆修远没急着回去,反倒是玩的更开,说起来,父子俩“爱玩”这点真是像到了骨子里,否则他爸也不会没结婚就有了他。

02.
陆修远赶着他爸婚礼那天回去的,到机场的时候,他爸派来的司机已经到了。

司机恭敬地替陆修远打开车门,眼里却是掩不住的鄙夷,陆修远心里清楚得很,这些人表面功夫可是一等一的好,漂亮样子还是要装的。

这陆家上上下下可都是人精,趋炎附势谁不会啊,可话又说回来,少爷虽是少爷,但正真肯在“空架子”上花心思的又有几人呢?

这人活着啊,怪累的。

机场离举办婚礼的地方有些距离,陆修远这会在车上也无事可做,索性拿出婚礼请柬在手上把玩。

与其说是请柬,倒不如说是“荣誉证书”,封皮是大红色的,还嵌着恶俗的镂金,挺对他爸的口味的,讲排面。

就是他爸这位妻子的名字有些让人接受不了,刘艳芬,不知是哪个乡下来的半老徐娘,他爸这口味也够重的。

婚礼在他爸城南郊区的别墅举行,等从城北赶来的陆修远一到,宾客已经来了大半了,陆修远倒是不急,整了整坐皱的西装,拿着请柬这才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说来也好笑,哪有儿子参加老子的婚礼还得用请柬的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又有几个儿子参加老子的婚礼呢?

陆修远交了请柬,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大致这么一扫,得,熟的,不熟的全来了,不过,说实在的,他爸上位这几十年,陆家的根系扎的越来越深,政军商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交好的不少,这点上陆修远倒是挺佩服他爸的,毕竟他爷爷那辈都没把陆家混到这京城的上层,这么说来,他爸倒是光宗耀祖了。

正厅里端着香槟红酒的同辈人不少,可真正跟陆修远知底,混的深的也就那么一两个,熟人没找着,这种“交际会”陆修远又不感兴趣,索性端了杯红酒,拿了块蛋糕缩在角落里躲清闲去了。

可要说这清闲也不是好躲的,陆修远在陆家再怎么没有实权,可也是陆老爷子承认的继承人,不管怎样关系都是要打好的。

被打扰的陆修远不怎么高兴,冷着一张脸吓退了无数想要攀上陆家这棵百年老树的官家小姐,只有少数几个没眼力见的和几位成了精的老狐狸敢搭理这个“活阎王”。

人好不容易应付走了,陆修远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品着酒,偶尔道听途说个八卦,最有意思的要数他爸那位新婚妻子了的。

八卦的那位是个纨绔的官家子弟,平时也是个爱玩的,男的女的都玩的开,只是人家背景深,没人惹罢了,家里人也由着去了。

陆修远饶有兴趣地八卦着他这位后妈,听着像是个年龄不大的,按那官家子弟的说法是,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人长得跟个天仙似的,水嫩嫩的。

陆修远听罢,一方面不得不感慨一句他爸还真是胆大,敢对人大学生下手,也是够无良的,另一方面觉得自己这还差一年奔三的人,居然有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六七岁的后妈,这小日子过得还挺刺激。

03.
正厅的水晶灯晃得陆修远头晕,眼瞧着没什么事,居然窝在沙发上睡过去了,这会儿被发小沈暮摇醒。陆少有起床气,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也不忘给沈暮一眼刀,熟知陆修远什么德行,沈暮权当空气,只是给了陆修远一玩味的眼神。

多年的默契不是,陆修远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沈暮什么意思,看热闹不嫌事大。
臭德行。

玩笑归玩笑,沈暮还挺照顾陆修远的心情的,毕竟看着老爸再娶一个挺难受的,更何况,前一个连名分都没有。

陆修远倒是看得开,讲实在话,陆修远对于他妈并没有太深的感情,甚至可以说没有感情,他从出生到现在没见过他妈一面,仅有的一点感情,也只是怀他生他的感激之情,至于母爱,在陆修远的情感世界里没有多大概念,要说恨他爸,也就不至于了,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没必要拿到台面上来,心里清楚就成。

婚礼按流程走,很快就过去了,可陆修远这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他之前见过这小后妈,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还调戏过人家。
有点尴尬。

沈暮问他是不是看错了,陆修远肯定地摇摇头。

这小姑娘太好认了,尤其是那双汪着水的眼睛,看的人心里痒痒的。他犹记得当时小姑娘被他调戏时,也是这么一双大眼睛,圆噔噔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羞愤,被他气地小脸通红。
是很可爱的样子呢。

如果现在把她拥进怀里的是自己呢?
陆修远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潜意识里开始安慰自己,她现在是你的小后妈,你爸爸的妻子,把你的放浪样子收回去。

可是真的有点不甘心。陆修远无奈地摇摇头。

他现在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

04.
离婚礼结束已经过去五天了,这五天陆修远没敢回家,他怕那点不该有的心思一不小心暴露出来,更怕看见她和……唉,苦啊。

身旁美人成群,可没一个陆修远瞧得上的,一群妖艳贱货。

想想当初他在酒吧门口看见小姑娘的时候,小姑娘穿着一件奶白色的毛衣,乌黑的长发散散地披在肩头,几缕碎发被风吹得摇摇晃晃,整个人都很软,很甜。

他那会沉浸在刚看完古惑仔怪异气氛里,脑袋一抽抽走上去摸了一下小姑娘的脸蛋。
第一感觉,小姑娘脸真滑。

那会小姑娘先是一愣,后来小脸通红,羞愤参半吧,小手扬起了巴掌,看看陆修远这张脸,顿了顿又放下了。

哪会料到长着一张冷峻禁欲的脸干出这么流氓的事。

陆修远想想当初,现在一个劲后悔。

沈暮感叹他是个悲春伤秋小处男。

可不是么,还没反应过来就失恋了,最惨的是成了自己的小后妈。

沈暮没忍住笑出了声。
陆修远给了沈暮一脚。幸灾乐祸的家伙。

05.
实际上,第五天的晚上,陆修远就被他爸叫了回家。

叫回家干什么呢?吃晚饭。

就这么简简单单一顿饭,陆修远吃的不是滋味,眼盯着饭菜,实则余光早已飘到小姑娘那里。

小姑娘的小手拿着一双墨黑的筷子,纤细的五指拿着笨重的筷子有些费劲,他想,小姑娘那双手适合用西方的餐具,他又想,小姑娘的双手要是握着……咳咳,想远了。

于是陆修远一口饭都没吃好,满脑子都是小姑娘和他这样那样,以至于他爸跟他说要他好好照顾小姑娘,自己要出差一年,他都感觉他爸在说梦话一样。

这种情况下可以趁虚而入吗?

吃过晚饭,陆修远洗完澡闷在屋里,他实在无法保证这一年里肯定不会对小姑娘做什么,他有不是什么圣人,做不到美人都送上门了,还坐怀不乱,那不是他的做法,更何况自己还揣着不一样的感情。

真的是要死了。

当陆修远以为自己今夜就要纠结死的的时候,门外想起了敲门声,还有小姑娘软呼呼的声音。

陆修远红着脸去给小姑娘开门,那一瞬间他看见了小姑娘脸上的惊异。

霸总气质的男人脸上挂着怪异的粉红,这种感觉真的很违和。

“房间里有点热。”陆修远板着脸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比较正常一点。
“额,没关系,我看你晚饭没吃两口菜,是不是饭菜不太和胃口,用不用我去给你下碗面。”小姑娘搓了搓胳膊,其实她也想说晚风挺凉的。
陆修远一时间有些发愣,嘴上说着不用麻烦了,脑袋却很诚实的跟着点头。

小姑娘被陆修远逗笑了,嘴角挂上了两颗梨涡,圆圆的,那里应该盛满了蜜汁香浆。

好想吻上去啊。陆修远想。

06.
小姑娘厨艺很好,一大碗面被陆修远吃了个干净,如果不是小姑娘还坐在那里,他可以把碗底也舔干净。

气氛一时很安静,小姑娘低着头乖巧的坐在餐椅上,光线太暗看不清表情,陆修远端着碗僵直地站在一旁。

他刚才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我喜欢你,第一次见面我感到很抱歉,但我想我是对你一见钟情。

最后小姑娘没说话,接过陆修远手里的碗,拿去厨房。
厨房很快响起水声,明明只有一个碗,陆修远却感觉小姑娘好像刷了一个小时那么久。

他先回房间了。
陆修远苦笑一声,自己真成了实打实的悲情小处男了。
明明人家什么都没说,自己却感觉像是窒息了一样,快被浪头拍死在海里了。

可他还是使劲挣扎,陆修远觉得自己好像还有希望。

他在海里抓到了一根绳子,绳子的那头是小姑娘。















写的脑壳痛
不要上升易烊千玺本烊
我的锅,轻骂
持犹豫态度打tag
T^T

易烊千玺为什么这么好看,暴风式哭泣(;≥皿≤)

他是仙子吗?
他是天使吗?
啊,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哥哥了,只会啊啊啊啊

易烊千玺我浩轩你

少年与野兽(下)

虽然不知道又是什么攻×但一定还是仙子受
狼×少年×狐狸
预警 我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这章可能会让各位失望:-C不要骂,球球





他的乖张气息在森林里疯狂蔓延。



01.
少年窝在桀的怀里还熟睡着,头上的一两根呆毛被桀的气息吹的左摇右摆。
而这只大狼此时正恶狠狠地盯着少年的背后。


那是一只火红色的狐狸。
面对桀几近暴虐的眼神,狐狸不甘示弱地盯了回去,火一样的狐狸眼掩盖着乖张的戾气。


这只小狐狸是少年带回来的,说是小狐狸,也只有单纯的少年信了。桀闻着狐狸的气息,琢磨这狐狸怎么着也得跟他差不多岁数了。
奸诈的狐狸精。


狐狸刚被少年带回来时,满身是伤,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哪能分辨的出这是一只红色的狐狸呢?
桀起初是不太愿意的,一是因为这只与他不相上下的狐狸,二是因为少年这么善良,这么单纯,一不小心就被别的妖怪骗走,太得不偿失了。
最后呢,还是少年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桀一时没忍住,就应了少年。


谁承想,这一应就把少年搭了进去。
美色误狼呐!




02.
那段时间,少年一直照顾着狐狸,尽心尽力,不管白天黑夜。
桀吃味了,桀生气了,狼发怒的后果很严重。


桀趁少年出去的时候,拎着狐狸的脖子,把狐狸扔了出去。
狐狸也不是好欺负的,趁着身子还没着地,幻了人形。


人形的狐狸样貌极其惊艳,与桀的霸道硬朗不同,狐狸更为邪魅一些,脸上的棱角比桀更甚。


看到人形的狐狸,桀没有太惊讶,已经猜到了不是?


桀环着双臂与狐狸对视,狐狸慢条斯理地拍拍身上的灰尘,毫不回避地迎上桀的眼神。
一狼一狐狸就这么对峙着。


后来是桀先走的,狐狸对着桀的背影说,“蠢狼,你会后悔的。”桀不屑地勾勾嘴角,谁后悔还不一定呢,走着瞧吧!




03.
事实证明,桀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桀看着少年已经在他面前绕了28圈了,这只占有欲极强的大狼有点难受。


“千宝可以先停下吗?那么大一只狐狸不会丢的,我们先休息可以吗?”大狼有些委屈地开口。
“我只是不太放心它,它的伤才刚好,我怕……我们出去找找它好吗?”少年眨巴着琥珀色的凤眸。


桀答应了,他向来对这样的少年毫无抵抗力。
少年应该是被宠在心里的。


少年见桀答应,拉着桀就跑了出去,只是还没跑到门口,就撞在一块硬物上。
少年揉了揉被撞红的鼻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


他太高了,和桀差不多,少年嘟嘟嘴,真欺负人,长那么高,还要抬着头看,太气了。
少年似是还没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不太会伪装自己情绪的人,所以少年也不知道,自己这幅可爱的摸样到底有多引人犯罪,尤其是面对两头饥饿的野兽。


桀的眼神开始变得幽深,黑曜石班的眸子像深夜的森林一样,危险又迷人。
他看着狐狸轻轻俯下身,把头放在少年肩窝处,少年被狐狸的头发弄得微痒,缩了缩脖子。
他也听见狐狸对少年说,“原来我的烊烊这么担心我吗?”说着还挑衅地看了桀一眼。


那是对失败者的嘲笑。




04.
少年还没从刚才的一幕中走出来,他还没法接受他带回来的那只小狐狸,变成了一个高大邪魅的男人。


狐狸告诉少年他叫戾,可他还是希望少年叫他狐狸。
少年说那两个字的时候,总是有一股奇怪的电流穿梭在狐狸的身体里。


狐狸把这种反应称作“对少年的yuwang反应”。
狐狸快要忍不住了。
忍不住要“吃掉”少年了。


少年乖巧地窝在狼窝上,看着眼前这两只幼稚的野兽唇枪舌战,谁也不退让。


忽然,狐狸话锋一转,向少年开口,“烊烊忍心赶我走吗?”狐狸说话总是带着气音,挠得少年心口痒痒的,狐狸还总爱向少年撒娇,少年一向对可爱的生物发不起脾气,木讷的点点头。


狐狸被少年可爱的动作逗笑了,走过去摸摸少年绵软的头毛。
像一只奶里奶气的小豹子。


桀看着少年和狐狸的互动,气得牙齿打颤。
这只要命的狐狸。




05.
狐狸因为少年的心软留下了。这只狡诈的狐狸常趁少年不注意时偷亲,偏偏少年还对狐狸发不起脾气,因为每次狐狸被抓现行时总会低着头向少年认错。
狐狸太知道少年的柔软了。


桀这些日子有些难受,狐狸总是粘着少年,偏生少年总是好脾气地由着狐狸。
狐狸太会撒娇了,可是桀不会,这只大狼撒起娇来,傻傻的,和那副好皮囊完全不符,这太丢狼王的面子了。


少年早就看出桀的别扭了,于是少年缩进桀的怀里,一下一下抚着桀的心口位置,这只大狼幼稚地不理少年,少年也不恼,露出两颗梨涡继续一下一下地蹭着桀。


“你是不是觉得我最近冷落你啦?!”
大狼摇摇头复又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觉得狐狸会撒娇,而你不会有些些难受?”
大狼点点头。


少年无奈地笑笑,“桀,你不用因为别的因素而去改变,你很好,你会哄我开心,你会照顾我,你还会好多我不会的事,所以,我的桀最厉害了。”
桀因为少年的话微微开心起来。


“其他呢?”大狼闷闷地声音从少年的肩窝处传来。
“你会更爱我。”少年说,“没有人比你还爱我了,你和狐狸不一样,即使你不会撒娇,我也觉得你最可爱了,我喜欢看你所有的样子,所以,这只大狼可以原谅我了吗?”


“我没生你的气,可是我觉得你说的对。”真的没有人比我还爱你了,狐狸也不例外。




06.
不知道狐狸从哪捣鼓来了一件玄色的收腰袍子给少年穿。
来不及问狐狸,桀只觉自己有些气血上涌。


山洞里的光线有些暗,偶尔有那么几丝微弱的光线照在少年身上。
少年挺拔的身段暴露在了桀的眼前。


桀半眯着眼走进少年,少年伸出嫩藕般的双臂,勾住桀的脖子,复又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描摹着桀的脸。少年的指尖冰冰凉凉的,跟桀由内而外的yuhuo碰撞,桀发出一两声狼性的低吼。


桀忍不住地展开双臂勾住少年纤细但充满力量的劲腰。桀以前不是没见过侧面犹如一条线的极品,但还没有一个像少年这般吸引人。桀总觉那些所谓极品的身板就跟蛇的七寸一样,一捏就散了,没什么稀罕的,跟少年一比,不值一提。


少年在桀的怀里不安分地动着,桀被撩的满心荡漾,一张嘴咬上少年白皙的锁骨。少年吃痛的轻呼出声,桀不舍地离开那,继而盯上少年的耳朵。


少年总是敏感的,每次桀或是狐狸吻他,少年的耳朵都会先做出反应,狐狸把少年红红的耳朵比作兔子的眼睛,可桀说那是少年的第二颗心脏。


桀慢慢tian着少年的耳朵,那里因羞涩充血,桀似乎感受到了少年血液的流动以及心脏的跳动。


桀轻轻褪去少年的衣物,入眼是粉嫩的红色。
像罂粟一样令人沉迷。


第二日,狐狸看着床上相拥的一人一狼,眸子红的似是要往外喷火。
这净捡便宜的蠢狼,自己收拾漂亮的少年,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被蠢狼捡了现成。
气甚。


听到狐狸离开的脚步声,桀睁开眼睛,看看怀里还在拥着的少年,满足的笑笑。


手下败将啊,蠢狐狸。







【完】

不知道有没有番外
就当童话故事看好了

最后,跟我一起大声读:易烊千玺是人间瑰宝!!!

易烊千玺真是个妖(腰)精

少年与野兽(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攻×但一定是仙子受
预警  我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关于玫瑰的一些描写都是个人想法


夜,是杀戮的的保护色。
饥饿的野兽在暮色的掩护下出来觅食。



01.
黑夜里,血腥和杀戮在这座小镇肆意蔓延,成摊的血液在月色的照耀下,宛如泣血的红宝石,妖冶动人。

高大的野兽不急不缓地在小镇中迈着步子,似在享受血腥和杀戮带来的狂欢。

野兽走到了城堡前,扬着脖颈高傲地迈过那些令人作呕的尸体。
城堡里有他心爱的人儿。

那人坐在城堡大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支娇艳的红玫瑰,昏黄的灯光落在那人的身上,天真里带着极尽的魅惑,可爱又动人。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少年的朱唇一开一合,苏到人骨子里的声音掺着几分抱怨和撒娇。

野兽吞了吞口水。
想用獠牙刺破他的唇,想看他的鲜血流过那嫩白的颈。

野兽脱掉沾了血的外衣,一步一步地缓缓靠近撩人却不自知的少年,同样,少年也在靠近野兽,坚硬的鞋跟敲在木制地板上,也敲起了野兽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

少年被野兽一把捞进怀中,纤细的身段在野兽怀里只剩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少年的头刚好到野兽的脖颈,软软的头发蹭得野兽痒痒的,少年眯着眼睛笑得开心。

野兽知道,少年是故意的。可是他也心甘情愿,心甘情愿地走进少年布好的陷井里。

可是心甘情愿的前提是,他要他只做他一个人的猎人。



02.
野兽把少年带回了一个名为家的山洞。

山洞里很整洁,“可是没有家的感觉,这太单调了。”少年嘟着嘴,唇珠微微鼓起,像一颗甜甜的小果,野兽没忍住亲了上去。

他轻轻吸吮着少年的下唇瓣,少年调皮的小舌不安分地勾勒着野兽的上唇瓣,野兽被少年激起了yuwang,猛的环住少年的细腰贴近自己,少年微微抗拒,却又抵不过野兽强大的力气,少年红了眼眶,眼尾还蕴着一滴泪,野兽心疼地放开了少年,用宽厚的手掌摩挲着少年的后颈。

野兽舔舔自己那两颗尖尖的犬类牙齿,慌张的样子逗笑了少年,野兽凑近少年的小脸,轻柔地舔掉了那几颗挂在少年脸上的泪。

少年乖巧地趴在野兽怀里,野兽的怀抱温暖有力,少年不禁打起了瞌睡。野兽晚上睡眠很少,这会儿索性打量起少年的睡颜,不再是一副淡漠疏离的样子,少年睡着时温顺乖巧,像一只矜贵的猫。

少年醒来时天刚亮,野兽不在他身边,大概是出去了。少年伸了伸懒腰,褪下睡皱了的外衣,换上野兽准备的白衬衣。

白衬衣是野兽的,野兽身高体壮,少年纤细甚至有些太瘦,换上野兽的衬衣,倒和裙子没什么两样。

少年刚换好,野兽就踏着步子来了,少年细看,野兽手里似还拿着什么,待野兽走近,才看清那是一束红玫瑰。少年从野兽手里接过,玫瑰还带着清晨的露水,高贵又冷艳。

野兽凑近少年的耳边,“喜欢吗?”少年点点头,余光扫过野兽精致但又棱角分明的侧颜,红了脸。

野兽其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他的声音也很好听,低沉也有磁性,尤其是贴近少年说话时,像电流一般,使得少年浑身酥麻。

野兽有名字,他叫“桀”。
少年也有名字,他叫“千玺”。



03.
桀是一只能幻人形的狼,因为凶暴的本性,所以没有活物在他身边待过太长时间,即使是同类的狼。

而千玺恰好是桀的特例。

小镇的那座城堡前有一片玫瑰,是城堡的主人特意为千玺种的,桀就是在那见到的千玺。

玫瑰花丛有些高,桀只能看到少年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毛衣,少年周身那些鲜艳的红色玫瑰更衬得少年肤色白皙。

桀想到了坠落凡间的仙子。
不一样的念头在桀的心里疯狂生长。

桀摸准了少年每天都会在玫瑰花丛里待一会,可他一心沉迷,却忘了玫瑰有刺。
这只凶猛的野兽第一次蹭了一鼻子灰。

可是被盯上的猎物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呢?

桀每天都会来看少年,少年每次都会忽略他,可桀依旧很高兴,少年看他时的那双眼睛太漂亮了,即使盛着化不开的冰,那眸子也总是诱人的。

可是有一段时间,少年的眼睛总是含着挥不去阴郁,桀看着坐在花丛里的少年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难过。

桀第一次为别人露出了原型,凶暴的狼像一只大狗狗一样窝在少年身边。
只是想要他开心一些。

仙子应该没有忧虑的生活的。

以后的日子似是从那时发生了变化,少年看见桀时不再刻意忽略他,甚至温柔地冲桀笑笑。野兽第一次知道了害羞为何感觉。

少年开始和桀说话,和桀分享一些小心情,桀总是在一旁认真的听着,偶尔宠溺的摸摸少年的头,少年会像一只小奶猫一样在桀宽厚的掌心蹭一蹭。

少年有时也会开一些顽皮的恶作剧,桀在被耍之后只是无奈笑笑,继而又宠溺地看着少年。

少年和桀都没想着要打破那扇名为暧昧的玻璃。
直到桀看见那个仙子一样的少年,被那个高大的城堡主人压在玫瑰花丛里时。

少年断断续续的哭声传进桀的耳朵里,野兽像发了疯似的上前咬断那个男人的脖子,少年不知是没缓过神来还是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变故,只顾环住身子,瑟瑟地抖着。

桀轻轻地把少年抱在怀里,用低沉的声音在少年耳边说着话,“不怕了,不怕了,我来保护你。”许是桀气息让少年沉静下来,少年在桀的怀里睡熟了。

少年在睡梦中总是皱起眉头,连带那颗眉心痣都被藏了起来,桀轻轻抚平少年的眉头,心里却是盘算着什么。

美好的事物总会让人留恋,更何况像仙子一样的少年。
少年是无意间来到这个小镇的,或是说少年都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他只记得自己走了好长的路。

城堡的主人是个道貌岸然的sepei,假借收留少年,实则却想将少年占为己有,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高贵疏离的美人。虽说城堡主人人不怎么正经,但眼光却是极好的。

少年适合冷艳的玫瑰。
不管是淡漠疏离还是柔中有刺。
少年都是高贵的存在。

桀把少年安放在城堡大厅的沙发上,不舍地在少年红唇上烙上一吻。

这个小镇变成红色的了。




【未完】

下章有狐狸出没。

垃圾文笔,溜了溜了。

真的是给老易跪了

短短十几分钟,让我失眠了一夜

看的时候没哭,看完之后躲在被子里哭

易烊千玺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

【千我】小段子



★考前一发速打
★放假我就填坑(/
★非现实设定
★脏话预警

…………

01.
老易跟我都放假,我俩兴致冲冲地制定了一份游玩计划,准备出去开阔眼界,结果我俩在家里吹了一天空调。

老易靠着沙发,我在老易怀里,老易打游戏,我刷视频,简直完美。如果我没有刷到那个让我笑到窒息的视频的话。

“卧槽,哈哈哈哈哈,这人怎么这么逗,姐姐我要笑抽了,哈哈哈……”
回答我的是老易手机落地的声音。
心疼华为爸爸,也心疼我自己。

“你什么时候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完了,老易生气了。
“哥,我错了。”这个时候脸什么的都不能要,乖巧认错才为上上策。
“原谅你了。”老易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你刚看的什么?笑得跟猪叫一样。”
这话能忍吗?你男朋友说你笑的跟猪叫一样,你能忍吗?我告诉你们,我……能忍。

我把手机举到老易眼前,找页面,点开视频,动作一气呵成。

视频里一个小哥坐在潮湿的大理石地面上,捂着一只脚,嚎得撕心裂肺,闻者动容,见者笑趴——拖鞋紧紧咬住小哥的脚踝。

“嘿嘿嘿嘿嘿嘿,笑死哥了,这什么奇葩……”
“啪嗒。”手机应声落地,艹,我的小基基。

02.
因为下雨,路面还湿着。我拉着老易去散步顺便呼吸新鲜空气。

我在前面跑,老易在后面跟着。突然一声巨响,我摔倒在地上,拖鞋也因为寸劲咬在了脚踝上,跟那个小哥一摸一样。

老易过来的时候,我正捂着脚嚎。老易一看,笑跪在我旁边,一边笑还一边念念有词。

“幸亏我穿的人字拖,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这就是你嘲笑我的理由,大辣鸡。

03.
有一回我闲来无事下了个音游玩玩,结果手速跟不上,老易在旁边看我玩。

当我再一次伸出我那两根食指准备点透手机屏幕的时候,老易问我——

“你是猪吗?”这我当然不能忍啊,我刚想怼回去,老易又来了一句,“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慧眼识‘猪’”。

神TM慧眼识珠,分手分手。

04.
我有个上三年级的小侄女,有一回她写了个作文,题目是《我的姑姑和姑父》,说实话看到题目,我挺高兴的,仅此而已。

这小丫头衬托用的贼溜,把我为数不多的缺点全都用来衬托她姑父的伟大形象,我把作文拍给老易看,老易笑得花枝烂颤,第二天就带着小侄女去了游乐场。

呵呵。看见我无敌冷漠的脸了吗?

……



可能是一个系列。

我爱豆最棒!!!
嗷嗷嗷,老易我爱你!

暂存脑洞


【1000】打断你直播不是我本意

大佬烊×网红千

震惊!世风日下,易大佬当街公然调戏良家妇男,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败坏?
只是当街直个播诶!我只是留个发诶!这年头长得好看也是错吗?千崽表示有点方。





【千我  直播】这个男朋友有点皮

某站知名舞见×某站知名唱见

有一个占有欲爆棚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赵西溪同学表示我并不想体验。
大佬你还是回你的舞蹈区吧,鬼畜区不适合你,男神你听见我真诚的呼喊了吗?





【千我】非典型金主

金主×影后

你见过哪个金主像保姆一样伺候人。
那叫做真爱。





【all千  片段扩写】将暮

奔三还在叛逆身高腿长攻×高贵冷艳温软千

这种怒发冲冠为美人的事大BOSS你做的还少吗?只是我们不想戳破罢了。
一个丧病(划掉)攻三百六十度打退情敌的故事。





【all千  填坑  刘艳芬小姐姐】旧时雨

口不对心暗戳戳爱你皇帝×心里委屈憋着我不说皇后×伤害你不是我真心我是真的爱你王爷

看见她在我怀里你后不后悔反正后悔你们也回不去你还是不要后悔了。
你管我后不后悔你怎么知道我们回不去了你凭什么知道我们回不去了。

仙子的爱恨纠葛







稀稀疏疏的阳光透过笨重的暗色窗帘照在蒋慕的脸上,蒋少不耐地伸手遮了遮刺眼的光线,顺带将自己臂弯的人搂得更紧。蒋慕这会困劲倒是消了不少,索性打量起了怀里的人儿。

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带着诱人的美感,隐藏在刘海下的眉心痣,愈加朦胧,平时那双含着春水的眸子,此刻正隐在眼睑之下,微调的眼尾还烦着点红,蒋慕不禁回味起昨夜这人也是这幅样子,在他身下叫的千回百转,蚀人心骨。那人雪白的颈子还挂着几点红,像冬日的寒梅,跟他人一样,高贵又冷艳。

城郊有处园子不错,新栽了满园的梅花,蒋慕心里盘算着过冬去那过,带上他的小孩儿一起。

这会儿准是太阳升起来了,连窗帘也不怎么遮得住了,蒋慕正愁怎么让怀中的人多睡一会,那人儿就自动醒了,刚睁开的眼睛还氤氲着一层雾气,易烊千玺揉了揉眼睛,懵懂的样子,清纯又勾人。蒋慕暗骂了一声妖精,搂过易烊千玺的肩膀,张嘴就吻了上去。

待到一吻结束,易烊千玺早已被吻的意乱神迷,眼角还挂着绯红,诱人的不行,倒是看向蒋慕的眼神有些怨念,蒋少自知理亏,乖乖地低着头向易烊千玺认错。床上坐着的小妖精捂着嘴偷笑,没成想还是漏掉了笑声,蒋慕一听这笑声就知小孩没跟他生气,抬起头来,一把把易烊千玺搂进怀里,在那人儿的耳边低语着。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小孩的耳边,小孩痒得不行,笑着躲他,蒋慕还在不依不饶地缠着他,像易烊千玺原先养的那只暹罗猫。

“宝贝儿刚才在笑什么?”
“没什么了啦!只是觉得你一个黑白通吃的蒋家大少,低着头认错挺违和的。”
“反正只对你认错。”
“贫嘴。”
“只跟你贫。”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好久,蒋慕才想着要给小孩儿喂饭,小孩儿这段时间为了准备高考都瘦了。早餐不算丰盛,味道倒是不错,蒋慕为了照顾易烊千玺熬了些清淡的白粥,粥里放了几块冰糖,甜滋滋的,小孩儿馋嘴的紧,两腮塞的满满的,看起来像一只仓鼠。

早饭过后,蒋慕收拾收拾自己打算去公司了,小孩儿今儿格外的甜,低眉顺目地帮蒋慕打了领带,临出门时爽快地给了蒋慕一个吻,蒋少有些受宠若惊,小孩儿平时面儿薄的很,这种主动送吻的事还是第一次办,蒋少飘飘然的让司机接走了脸上还挂着笑,司机已经见怪不怪了,淡定的把蒋慕送到公司,公司小职员倒是夸张得很,脸上带笑的大BOSS可不常见,员工们就跟见了鬼似的。

到不是说蒋慕笑起来不好看,相反,蒋慕长相很吸引人,只是平时不苟言笑罢了。蒋慕个高,气势够盛,平时除了工作也不怎么说话,那点该有的人类感情全给了易烊千玺。

蒋慕这会儿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一通电话倒是让他缓过神来。

来电显示——宝贝儿。蒋慕笑开了。

“喂,宝贝儿,想我了?”
“蒋少,你的小美人在我这。”
“高崎,我劝你不要动他。”蒋慕的眼神渐渐冷了起来。
“见一面吧,蒋少亲自把人带回去,嗯?”
“你最好不要玩阴的。”
“我高某人说话算话,行吧,蒋少那咱们就城南仓库见?”

蒋慕拿着电话的手已经握成了拳,手机似乎都被攥的裂开,可见男人此刻有多生气。

“顾辰,把炸药给我带上,他只要动千玺一下,给我把他老窝炸平。”语若惊雷。

城南的老仓库有些年头了,斑驳的铁锈到处都是,蒋慕扯了扯嘴角。

这地方选的可真好。

……



























先存个小片段,有时间续写
被及肩发仙子炸出来
呜呜呜,太美了